初会——苏荣辉
发布时间:2015-05-26 浏览次数:

行政管理0901 苏荣辉

因为倒班,上一次班聚没能抽出时间回上海跟同学聚一聚,这次自己回来,却和当年自己一个人去上海的感觉有点像。距离上一次坐龙芦线公交,已经被繁杂重复的海关工作冲刷得记不起有多久远了。此行此举,我大概是想在工作以后,找回当年只身一人拿着录取通知书往关校报到,坐上龙芦线跟乘务员说到海关学院时,心中那份纯挚的自豪。

5677,北蔡小镇,窄窄的镇中心路,车流稀疏的外环高架。校门多了“SCC”的门牌,教学楼翻了新,宿舍前伫了个邮箱,足球场在施工,青莲湖还漂着只舟。爬上图书馆三楼,凭窗俯瞰,刚下课的学生拎着关包三五成群地聊着聊着往宿舍走,下午四五点球场上越来越多的男生在打球。我在想,或者在旧时,我能从这些身影中找到几个熟悉的同学。只是一晃眼,匆匆数年。

那年冬天,上海很冷,对于南方人来说,算是蛮考验耐冷意志的雨雪天。棉絮鹅绒般的雪飘落在地上马上融成水,我顶起卫衣的帽子,耸着肩膀,双手插袋,大步走回宿舍。那是第一次看见CJ,两个陌生人,礼貌性地一笑,可是都低着头脸红了好久。没去打听在哪个班哪个宿舍,任凭心跳急速乱蹦,大概是那时我最青春的悸动。

冷风肆意呼啸,任性地要钻进每个人的衣服里。虽说关校不大,但遇见一个人并不是经常的事情。再遇见CJ是在图书馆的门口。对于从来不会去图书馆自习到闭馆才离开的我来说,去图书馆不是蹭洗手间就是去听讲座。雨下得越来越大,顶着伞路过图书馆,解决人有三急之后,看见CJ抱着书在图书馆门口,像是没伞在等雨停。

“你也自习完?”

“额······不是······路过而已,”没好意思说我来蹭洗手间,“雨下得很大哦。”

“是啊。你有带伞吗?”

“有。借你用吧。”

“你还有伞吗?”

“就这一把。”

“那你送我回宿舍吧。”CJ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。措手不及,脸红心跳,我愣了一会。

“走吧。”CJ示意我撑伞。

当时我真感谢自己买了一把这么小的伞,以至于毕业这么久我都还留着,也痛恨图书馆到宿舍的路这么短。

后来到了大四准备国考,我经常会跑图书馆复习。在满满都是人的自习室里找一个空位的同时,也在人群中寻觅CJ的身影。只是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遇见过CJ了。

数年后从图书馆三楼望去那条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,仿佛也带着一丝纪念的情愫,阳光明媚,冬日暖风。青春是一抹微笑,是一段不经意的邂逅,是一次雨中短暂而急促的同行,也是一场匆匆的不辞而别。

拍几张母校的照片,发了微信朋友圈,站上公交站台,夜色渐浓,亮着前灯的龙芦线公交徐徐开来。我咽下所有的情愫,递给乘务员两枚硬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