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第五年——阎海波
发布时间:2015-05-26 浏览次数:

法学0801 阎海波

提起关校,每个毕业生的心中都有一段关于她的难忘回忆。于我而言,她既是承载了我四年大学美好时光的母校,又是给予我第一份offer的工作单位,内心深处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。

2011年首次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,我不幸落榜,那段时间的心情就像四五月上海的天气一样阴雨连绵,消极的情绪和莫名的惆怅充斥内心。当我在纠结于自己的人生将走向何方的时候,法律系程海东老师、杨遇春老师找到了我,表示学院领导有意从当批落榜毕业生中招录几名实习生,到学院相关职能部门实习工作,让我去试试。当时没多加考虑我就答应了,根本没预料到一个看似草率的决定将让我受益终生,在人生经历中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。

角色的转变

经过法律系老师的热心推荐和办公室高翔主任的面试选拔后,在毕业前的三个月,我得以提前进入办公室熟悉工作,等到6月份毕业后再正式签订实习协议。现在还清楚得记得,上班第一天,高主任就跟我说“在办公室工作期间,说话办事、思考问题都要以一名老师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尽快完成角色的转变”,还特意让人从后保处给我领来了黑肩章让我换上。在周围同学一片羡慕与惊叹中,我内心深处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。但平心而论,对于即将面对的新环境和开展的新工作我忐忑不安,心情也还停留在公务员考试失利的阴影中,很担心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如此神圣的工作。就这样,在心理和行为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,我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实习工作。

办公室无小事

在办公室工作期间,我主要协助进行收发文件、会务安排等工作,比如登记来文、打印席卡、会场布置等基础性事务。最初接触的时候,难免有些大意和窃喜,工作强度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但在工作逐渐开展的过程中,才发现看似简单的工作实际做起来十分考验细致与耐性。因为自己的马虎大意,短短的1年时间里犯了大大小小自己都数不清的许多错误。比如,有次去浦东机场接机,因为没有将航班延误半小时的信息及时告知领导,导致后续准备就位的活动安排全部临时改变;有次会务安排时,将会议代表姓名打错,造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;有次安排车辆送客人去机场,没有听清浦东还是虹桥,险些致使客人耽误了航班;有次到库房领取办公用品,将防盗门钥匙落在里面,让工勤师傅费了一个下午去撬锁。这时,我才体会到看似平常的小事意味着多大的重要意义。正如毛办曾经跟我讲过的那样,“办公室无小事,所做的每一件事代表的都是学校整体的形象和声誉,须谨慎谨慎再谨慎”。如今,我时常反思也庆幸自己所犯的这种种错误,正因为这一次次教训让我慢慢褪去学生的稚嫩和青涩,一点点地成长起来,以一份严谨、细致的态度去对待平常哪怕再微小的工作。

亦校亦家,亦师亦友

关校办公室是一个以年轻、团结为主打的团队,平均年龄也就三十岁左右,完全没有那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代沟。当真正进入这个集体中的时候,让我深切感受到工作上的帮助、生活上的关爱、学习上的勉励。在短短的一年接触中,留下了实在太多让我深刻铭记的温馨画面。还记得,高主任对我的那次次谆谆教诲;还记得,朱主任羽毛球场上的矫健身姿;还记得,于老师办公室那香气扑鼻的咖啡;还记得,与毛办漫步在人山人海的南京路街头;还记得,与石老师在健身房里的挥汗如雨;还记得,跟亮亭在华师大门口的大排档畅聊到凌晨四点;还记得,与出差回国的成竟老师的那次的久别重逢;还记得,宛薇老师亲手做的那可口的饭菜;还记得,与莹姐姐在青浦郊区的真人CS大战;还记得,小郭姐费尽心思研究的那美味甜品;还记得,加班后跟武林在西门烧烤摊撸的那一把把烤串;还记得,张蒙那带着浓郁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和智仁那细腻、清新的歌喉。在这里,我忘记了他们是我的老师,因为我们是一家人,我们属于一个共同的荣誉集体——关校办公室。

临近见习结束的那段时间,心情很复杂,我是多么舍不得这个我熟悉而热爱的校园,熟悉的一草一木,热爱的这个大家庭。这份离别迟到了一年,但最终还是来了,我才真正意识到我已经“毕业”了,是时候说再见了,未知的远方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去走。

如今,离开关校办公室快两年了,但时常重温下那段美好而深刻记忆,满满的都是幸福。在新一期《校友园地》刊发之际,我想借此机会对远在上海的家人们亲切地说一声:“谢谢你们曾经给予我的爱,我十分想念你们!”